返回列表 发帖

《扎西你好,我是卓玛》

分享到:
有人说,灵魂与时代有间隔的人,看什么都唏嘘,旧江山,浑是新愁。我常想,我们总奢望长久的相拥,却习惯用走马观花的轻浮姿态来对待身边的一切,你不希望来去匆匆,被情人定义为过客,却忘了,人世间种种情愁,终必成空。

知晓芳华无情,天地无亲者,强。以悠远之心去领受当下者,善。

人云:人生有三重境界,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佛云:人有三种修行法门,闻,思,修。我独自离去是见自己,寄情山水是见天地,在香格里拉是见众生。我所闻,所思,所修的,是经历。

这是常人难以企及的境界,我虽为凡胎肉身,亦需尝。

烟销日出不见人,岩上无心云相逐,欸乃一声山水绿。

越走进藏区,异域的风格越明显,红墙白窗花吊顶,门前屋后悠闲行走的牦牛,大片大片冒着绿芽尖的青草地,以及飞扬着经久不散的尘埃,都是一种美的享受。驴院旅店的武哥说,这里的尘埃干净到你吃下去都不觉着恶心。他说这话的时候,正好一辆卡车飞奔而过,扬起的灰尘瞬间淹没彼此的身影,然后,我给自己带上墨镜,舌帽,以及口罩,很淡定的看着他笑,且严肃认真地点着头表示认同这个观点。就当时他那个表现,我真的觉着很认同,很有道理啊!

我在香格里拉半个月,住在武哥的驴院旅店那里,房子很干净,被子洁白柔软,清香淡雅,躺在床上还可以闻到一股清新的油漆混合木头的味道,打开窗户就能看到一树的白海棠花儿,清风伴着微香,花朵偶落肩头,引蝶。怎一个美字了得。我住的是六人间,25块钱/天,是我住过的旅店里面最便宜的,早上起来还有免费的白粥可以喝,运气好还能赶上前一天炒制的小菜下粥,对于愿意减肥的人来说,我觉的这样的清晨很美好,如果没有武哥的据木头声,或许会更好。

武哥还有两个小伙伴,一男一女,男的整天寄情于山水之间,大半个月也不见踪影。女的叫妩媚,除了喝酒吃肉就是谈情说爱,当然,前者我是很认同的,因为一般她都会热情的邀请我与她同去。

本来这种免费吃喝的活动向来是我心之所往,但某一天晚上,当我看到脸盆大的杯子装了满满的啤酒,且人手一杯的时候,我激动了。当我看到下张图片,妩媚姐姐被各种颜色的酒包围着还笑靥如花的时候,我不淡定了。当我最后看到配的那副对联后,我胆怯了。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同志,换你,你也会胆怯的。

上联:明知嗨不死

下联:偏往死里嗨

横批:喝!

好了,让我们回到最初相识的时候,那天,风和日丽,那天,人山人海。那天,春暖花开,那天,骄阳似火。那天,海天云燕。那天,我们相聚在石卡雪山下的青草地里,参加一年一度的赛马节活动。所谓的参加,并不是指我骑着一匹马去跟人家比赛,而是去当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而事实上,我那天连马毛都没有摸到。

而我那天的身体状况很不好,一直闹肚子。上车之前我就预感到自己可能会处于一直找厕所的尴尬场面,于是十分犹豫的问妩媚姐姐,草原上有如厕的地方吧。她当时手里正数着从我们各人身上收来的车费,表情认真而仔细,对于我的提问,头都不抬就应答:当然有的啊。心不在焉的态度明显不能让我安心嘛,我忧郁了。

果然,到了会场,我只在偌大的草原上看到遥远的东南方向立着一个低低矮矮的小建筑,妩媚姐姐说,亲爱的,你看,那边就是厕所了。我目测了各个方位到厕所之间的距离后,沉默着,隐忍着,忍痛与大队分别,独自徘徊在厕所方圆一里内,不敢远去。这厕所不是人类认识意义上的厕所,应该用茅房来形象它比较贴切。简单介绍一下,这茅房就是用四片巨大的木板合围起来,中间挖了个大坑,横着铺上几段木板,木板的中间拉上一道布帘,隔开男女,这就算完了。

如果不是身穿各种颜色制服的人民战士像太阳女神一样洒落在草原各处,我想我是没有勇气踏进去的。现在想起来,那简直是在挑战人类极限嘛。这是一段不堪回首的经历,烈日,人群,马队,复杂难懂的气味,这一切交织起来并不让人感觉愉快,几乎隔几秒我就要产生一种回家的念头,且越来越强烈。

这时,妩媚姐姐以及她的爱慕者嘛嘛扎西身骑白马从天而降,瞬间就拯救了我。

她带我走进一家牧民的帐篷,避暑。虽是最普通,最简易的账蓬,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家具,桌椅,食物,水,简直应有尽有。最让你想像不到的是,账蓬边上还放着一张麻将桌,上面整整齐齐坐着四个正专心致致打麻将的人,据说,此四人身份特殊,很是受人尊敬。我天生怂人,于是不敢造次,规规矩矩的坐那儿装逼,然后一边装一边感慨,不愧是国粹啊,走哪都能发现麻蒋先生是如此蓬勃的进行着,发展着,大有千秋万代,永垂不朽的意思啊。

我和妩媚姐姐坐在那儿安之如素,将杯子里的茶叶儿沫研究的淋漓尽致,然后开始各自幻想。我想的问题比较深刻,假如我中了五百万,我该怎么花?如此想了一轮之后,心满意足。抬头与妩媚姐姐对视一眼,发现彼此眼中出现了相同的泡沫,相视而笑,心与心之间的距离更近了。

果然是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啊!

彼时,扎西们仍在麻蒋桌上奋战着,抽空还能用生涩的普通话与妩媚姐姐交流感情,这种情况通常男的愿意称之为调戏,女的愿意理解为嗳味。我的主要任务是负责傻笑,我觉着这个任务很好,很有小白花的意思,就我个人年龄而言,这实在是一种恭维。

言谈间,我发现其中一个扎西是小学老师,还是个教语文的老师,于是我内心纠结了,扎西老师,你一教语文的,普通话说成这样,祖国的花朵还有希望看到明天的太阳吗?

咳,事实却是这样,我当时没能忍住,于是问他:你教语文的普通话还说成这样,教育局知道吗?

。。。。。。。。。。。。。。。。。。。。。。这是时间静止的分割线。。。。。。。。。。。。。。。。。。。。。。。。。。

后来,妩媚姐姐的爱慕者嘛嘛扎西告诉我们,教育局领导是这个扎西兄弟的二舅,然后,我顿悟了。

。。。。。。。。。。。。。。。。。。。。。。。众人哄堂大笑,我惆怅不已的分割线。。。。。。。。。。。。。。。。。。。。。

幸好这帮扎西不是普通意义上的良师益友,不然,估计那天中午的午餐就没我什么事了。午餐很丰富,大盘的烤肉,大壶酥油茶,还有馒头管饱。我观察了下油渍渍的烤牛肉,烤鸡肉,烤羊肉,烤猪肉后,心疼。又观察了下油汪汪的酥油茶后,肝疼。就着矿泉水吃白馒头的时候,胃疼。然后不等我吃完,光荣的肚子疼,好勒,上茅房去也~

我的烤肉,我的酥油茶,完美终结在那个时间节点上。想起来就痛心疾首,小肠君,大肠君,你能不能表这样脆弱,作为你的主人,我感觉脸上很无光你知道吗?你让我白白损失了一顿免费大餐,你知道吗?

唉!

扎西老师很善解人意,他吃完一抹嘴,顺手拍拍嘛嘛扎西的肩膀说:兄弟,走,我们带上花生,瓜子,西瓜,啤酒到草原上晒太阳去。大家听了都炯炯有神,跃跃欲试。好嘛,拥有一帮损友的人本身怎么可能是个良善之辈,原来是在这儿等着我。

今年我没有长湿疹,我认为这要归功于这次爆晒之旅。洗筋伐髓大家知道吧,我觉着我那天面对的考验并不比筑基修行者差。身体的中脉,督脉,任脉,龙虎二脉,甚至是脑脊液一直顺着头顶流入咽喉,数分钟后脊柱液再次充满大脑,大周天,小周天,周而复始,始终如一。

那一天之后,我感觉自己就是东方不败啊!

扎西仁兄,你可知道,你自己就是现代岳不群喂!

后来的后来,我终于在睡梦中回到了驴院旅店,后来,我睡了一天一夜才缓过来。后来,没有后来!








psb.jpg
2015-4-11 12:36

{:11_335:}{:11_335:}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二也是一种气质

TOP

回复 2# bian062289


    后来,我又在香格里拉住了一个多星期,哪儿都没去,天天蹲那儿跟你瞎聊,饿了就去买菜做饭,神奇的是,我做的饭那么难吃,竟然还天天有人搭伙

TOP

卓玛,好好听的名字

TOP

扎西德勒!!(victory)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满南山

TOP

回复 4# echo10010


   那地儿姑娘们都叫卓玛

TOP

回复 5# 斯基。。。


   扎西德勒!!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