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生命力量》————远行者必有故事(连载)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杰米 于 2014-8-21 23:59 编辑

这是一个关于公路的故事,趁着最近比较闲,连载共勉。背景新都桥,原型贡嘎青旅,文中将会出现的名字自有它出现的道理,我会在最后交代。


此致敬礼!!

IMG_4212.JPG
2013-2-24 17:04


摄于G219
远行者必有故事

本帖最后由 杰米 于 2014-8-22 00:02 编辑

生命力量

节一

这一年的老黄历里令人意外地没有大年三十,镇上的生意人们早早地收拾店铺,他们打点齐全行装和带着一年的积蓄翻过折多山垭口回到关内,去往那些相对温暖甚至春意将至的或城市或乡村,那些他们的家乡,转而留下一座空荡荡无人烟无生气的高原小镇。毫无疑问,我应该感谢这样一座空城,因为若我是个画师那么它于我而言便像极了一张等待被描摹地洁白纸张,而若我是个歌者它便俨然那些跳动着的杂乱音符等待梳理和重塑,同时,我要感谢那一场无比酣畅淋漓地连日大雪,它在将高原上的所有一切装点一新的同时将遥远城市或小镇的无论车水马龙还是喧嚣嘈杂都一并隔绝,如同一堵筑起的无形高墙,无情地把它们通通拒绝。

康仔在驿站里默默地待到第六天的时候才开始飘雪,他从二楼的大厅向外望去,国道上空空荡荡的沉寂万分连往日隐约的藏狗叫声也销声匿迹,他在连续抽完第四根烟之后将烟蒂重重地弹出窗外,淡淡的烟草味随之旋转着扑跌到冷气逼人的空气中并最终落在刚开始积雪的路面上,康仔这才合上窗户宛如作出个极其重要的决定一般深深叹气说,梁子,这雪过后我他妈就该走了。我轻轻地嗯了一声权当作回应,便继续朝钢炉里加木柴,以便让这个封闭的空间稍稍温暖而不至于室外的寒气袭进屋里,寒冷无疑会让人倍感孤独和落寞。我内心里知道,康仔一直在等待这场雪等待阴霾笼罩的天气过去然后如同万物复苏般澄澈无比的天空和雪山,到那时,他便可以背上行囊独自一人去往高原大山的深处并永无止境地爬上一个又一个达坂和垭口,在一串串被风吹得哗啦啦直响的风马旗下将自己感动地泪流满面。

康仔告诉我,他是深圳一所大学的大三学生,身体自小便羸弱多病是药罐子陪着他长大的,没有任何一个医生能明确讲出他的病征缘由,他的抵抗力像一堵残破的城墙般无法抵御外界的哪怕丝毫变故和冲击,随时都可能在不经意间摧枯拉朽。康仔的父亲在广州做外贸倒腾服装和鞋帽,没有更多的时间照顾他,母亲则因为他的体弱多病而选择了离去,她将责任推脱给康仔父亲说是他损了太多阴德不管玉皇大帝还是王母娘娘地藏菩萨才将因果报应轮回到了儿子身上。我问康仔他母亲后来去了哪里,他叼着烟蹙紧眉头说,那个女人后来应该嫁给了风水大师吧,然后付之一笑。

雪越下越大,国道上终于铺起白茫茫的一片,将路面上长时间积蓄起来的散乱落叶覆盖住,黄昏在大雪中悄然来临。我把一壶大茶放上钢炉,康仔坐在我旁边的沙发上说,你知道吗梁子,这事儿真他妈操蛋。我说什么。他说,我在旧杂志上看过一篇报道,是一个英格兰旅行专栏记者的文章,里面提到一个七十岁的美国鬼子,他年轻时候的梦想是成为一个游子去往大山深处但他人生中的大半却是在料理自己的农场中度过甚至极少有机会离开他的城镇,七十岁的时候他妻子去世,年迈多病的美国鬼子最终将农场卖掉,乘灰狗长途大巴到黄石公园开始了自己的徒步之旅。康仔说到这里顿了下,我问他然后呢,他嘴角便狡黠地一笑,说,美国鬼子本来以为自己要死在这里了,他年迈的老骨头和弱不禁风的免疫能力根本无法支撑他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但是后来他发现自己错了,大多数细菌无法在如此严寒的地方生存,他常年不息的咳嗽停止了并且他的动作更加利索头脑也清晰无比,他真正感到了生命力量的回归。说到这,康仔便不再说话,默默地看钢炉里跳动的火焰听茶壶被加热时发出的嗞嗞响,我也便不再询问缄默不语,我想康仔在看过那篇专栏后便毅然而决然地告别他永远忙碌的父亲告别他的大三学校踏上了高原之路,并且他得到了他嘴里所说的“生命力量的回归”,他的体弱多病在严寒中被彻底冰封从此他便行动敏捷且内心日益强大,我敢笃定康仔并未对以后的生活做任何打算因为从他那狡黠的一笑中我深深感到他在这种极度孤独的生活中找回了自己的生命,我脑海中甚至出现一幅画面那就是康仔最终倒在某个冰雪覆盖的圣山脚下雪水熔化后形成的流水顺着石缝流淌而下他的双眼将蒙上一层厚厚的眼翳但却永不失光泽。

远行者必有故事

TOP

开始忙了?{:11_337:}
团结就是力量!

终于和实习生们有了广西涠洲岛海驿青年旅舍,湖南凤凰湖湘驿青年旅舍,四川康定贡嘎青年旅舍

TOP

我觉得,寻找生命力量之旅的开始,就是在一念之间~~大多数时间我们在世俗的生活里徘徊~~
向往自由,向往青旅,向往旅行~~

TOP

本帖最后由 杰米 于 2014-8-22 00:03 编辑

节二

这时候海布里猛的一抖身体将我脑中的画面也一并抖落,它蜷缩在钢炉旁的木柴堆旁的一摞硬纸壳上这时候已经整个身子立起来双目紧紧注视着什么,紧接着它发出连续的清脆的吠声,楼下的铃铛声也顺势响起,伴着木质楼梯上轻快的脚步声走上楼来一个背着大包的女孩子,她的整个身体被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明澈的眸子。我便起身给她做入住登记,海布里欢快地停止叫声剧烈地晃着尾巴去抱那女孩儿的腿,接着开始撕咬她的鞋带,她说她叫大梨,从炉霍过来,我说我叫梁子在我家乡那是小山的意思,又问她这么冷的天来这干什么,她只蹲着身子摘下帽子手套跟海布里逗乐然后笑呵呵地说我来找大力水手啊,我便紧跟着会心一笑心里对这个娇小女孩儿有了最初的认识,大方爽朗永远乐呵呵的神经大条且背后拥有着精致故事,这种女孩儿应该寻求一个温文尔雅并愿意听她讲故事的人,我看了看康仔然后叹了口气说,这里没有你要找的大力水手呢。她把行李拿回屋后急匆匆地跑过来问我有吃的没她快一天没吃东西了,我让她到厨房看看要吃什么自己做并最好弄个三人份出来,厨房里的菜全是许多天前便储备起来的,腊肉香肠则是朋友从关内寄来的,她听完便蹦跳着跑开了。

我又在炉子边坐了会儿担心大梨不知道佐料或是厨具什么的放在哪便穿过露台到厨房去。我听到哗啦啦洗菜的水声还有一阵嘤嘤的啜泣,我感到有些唐突和不合时宜便在门口站了会儿,她最终停止抽泣我听到菜板落在炤台上的声音后才走进去,大梨没有抬头看我只默默地切蒜苗,锅里煮着腊肉炉子上呼呼直响,我取出一根白萝卜洗干净后递给她,在长时间的沉默之后她收拾起令人不安的神情笑起来跟所有我见过的旅行者一样向我述说起他们去过的地方以及将要去的地方。大梨说她辞职后已经出来三个月,她从西安出发开始搭车通过河西走廊穿过猩猩峡她在瓜洲附近的戈壁滩过了自己的22岁生日她在北疆帮林场做事顺便休息了一阵子再返回南疆并在塔克拉玛干外的绿洲小镇被偷光了身上所有的现金她在219国道上只能住工棚那里连续数百公里都没有人烟,大梨说她很想在国道旁的湖边建个木屋养一群牛羊这让我有些无从想象,到拉萨的时候她每天都会去仓央嘉措的黄房子内心里不断滚动那些令人心悸的文字,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她说在那座黄房子下的马路边她终于能放下一切并重新面对生活她感到拉萨的阳光和信仰为她的生命注入了一种伟大力量,至此她开始欢欣鼓舞地继续上路从那曲进入川藏北线过了昌都后进入四川的德格甘孜和色达,她在五明佛学院住了一阵子替喇嘛整理藏文书籍以换取食宿,说着,她把煮好的腊肉捞出来又将切好的萝卜扔进汤里然后笑着看我说在色达有个小喇嘛跟他表白了,我靠在门边点烟发出一阵当我深受感动时方才会有的短促笑声并感到内心悸动,厨房里渐渐弥漫开一股肉香和菜香沁人心脾。大梨盛了两碗米到高压电饭煲里开始切肉,砧板发出有节律的响,她说梁子我开始明白什么是爱情了在下一段爱情来临的时候我将能更懂得怎样牢牢抓住并珍惜和维护它。她没有再向我讲述有关于她更多的故事以及感情经历我也并未追问因为那是绝无必要的,我能想象到一个人在经历过独自地长途跋涉以及在精神和肉体上的无限孤独之后将会比任何人都了解什么东西对自己是最为重要和不可或缺的,阿来将这样的经历称之为“被全世界抛弃的快感”。

大梨系上围裙开始点火并将切好的腊肉倒进锅里一瞬间一股油香便扑面而来,我掐灭了烟告诉她说有个客人明天晚上会到驿站并说也许他就是你的大力水手,末了我才说,他叫十三。

我回到大厅时茶已经烧开了,便从前台将搅拌机取出来向里面加了些牛奶和打碎的核桃粉并切下一小块酥油最后把茶倒进去一面搅拌一面朝里面撒盐,我把酥油茶倒进一个空茶壶里并放在钢炉上加热香气刹那间充斥着整个大厅,大梨也在几分钟后把饭菜端了过来,海布里无比欢快地摇尾巴望着我,我盛出一些饭混入大茶狗粮和一根牛腿骨它便整张脸都按进狗盆里。饭间我们又聊了些别的东西,大梨问我为什么独自在新都桥开驿站并且现在淡季绝大部分的旅店都关门歇业。我笑着去看兴高采烈扒饭的海布里说不是一个人啊不是还有条边境牧羊犬吗。至于我为什么选择了驿站生活对此我只是笑而不语。其实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生活无论城市与乡村也无论繁华与凄清,但是大部分人并不知道这种生活是否属于他们是否是他们灵魂最深处所需要的,我曾一度认为我需要一个远离所有喧哗尘世的偏僻场所且唯有如此我才能生存下去,但是在我与来往于此对林林总总各色人相遇并在听过无数或惊险绝伦或离奇怪诞的故事在经历过这高原天空下的长时间生活之后,我变得不置可否。于是我转而想路的真正意义,对于某些人而言路是生命的存在比如康仔一旦他们远离路远离荒原和高山他们将无法在任何一个地方生存下去,但是对于另一些人而言路只是某种媒介它帮助那些无法正视生活不明白生命价值的人重拾力量比如大梨。

饭菜很可口被我们三人一扫而光,大家又各自喝了一大碗酥油茶才罢休,海布里舔干净盘子后便趴在钢炉旁凶猛地撕咬那块牛骨显得义愤填膺,大梨把碗筷收拾好把厨房打理干净后便坐在大厅里听歌,康仔则靠在沙发上边抽烟边看一本全彩页画册,窗外的雪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此时夜幕已经完全笼罩下来,疯狂刮过的凛冽大风发出呼啦啦地响,十分骇人,我怔怔地想这雪怕是过于凶悍了。夜里十点刚过,我们就早早地各自回屋睡觉,我把海布里抱进狗屋里也躺进被窝,很快便沉入梦境。我的梦里再一次出现我曾经的朋友们,他们陪伴我走过最为疯狂的岁月,梦中的画面里我们仍旧一脸稚气,我们坐在凌晨的楼顶上喝酒抽烟把酒瓶扔向楼下水泥地上之后嘭的一声炸开,我们在喝高之后撞翻了水果摊然后疯了样撒腿便跑,我们走整整一个小时的夜路只为了到江边撒泡尿然后大叫着某个姑娘的名字告诉昏黄江水说我他妈很爱你而你他妈却不知道,我们在夜里打着造反有理的口号声称要在城市里闹革命寻求独立其计划之缜密情绪之激昂却毫无行动,我们逃掉整个下午的课只为了骑车到另一个镇上去看庙会……(未完待续)
远行者必有故事

TOP

本帖最后由 杰米 于 2014-8-22 00:08 编辑

回复 3# 草原狼


   超级忙啊狼哥,每天都九十点下班。。{:11_329:},我慢慢更新吧,估计能看完的人也很少。。
远行者必有故事

TOP

一些文字,
一段有关于青春的记忆!
俺可丑
别人都叫俺丑妮儿……

TOP

回复 6# 杰米


    今天我仔细看了,很棒!能不能把间距拉开一点啊?没人看蛮好,可以让小说更完整。。。。{:11_344:}
团结就是力量!

终于和实习生们有了广西涠洲岛海驿青年旅舍,湖南凤凰湖湘驿青年旅舍,四川康定贡嘎青年旅舍

TOP

我有点分不清是故事还是小说
这是一种羁绊

TOP

蛮好。继续
我们终究会牵手旅行

TOP

本帖最后由 杰米 于 2014-8-22 00:04 编辑

节三

那个英格兰男人敲门的时候大概是午夜三点过,他那剧烈无比的敲门声无疑惊醒了包括海布里在内的所有人,我从梦里醒过来披上大衣快步走下楼,那个面容坚毅的男人已经被冻得四肢抽动嘴唇发紫,雪如泼墨一般将他整个人和他的摩托车都塑成一樽雪像,我连忙把他掺扶进屋将大衣给他披上又把摩托推进来这才将他领上楼迅速升起炉子,康仔把他扶到沙发上,又从自己屋里的床上拿来被子给他披上,大梨给他弄来一碗姜汤又热了些热馒头过来,滚烫的姜汤下肚之后温暖渐渐包容住他,他一面啃馒头一面开始哆哆嗦嗦断断续续地说话,在无数个谢谢之后脱口而出一连串的英文,他说自己在折多山垭口时候开始下雪能见度很低,下折多山没多久摩托车冲出国道倒在草场上,摩托打不着火他走了一路都没有人家(剧情需要此处为杜撰,折多山后到新都桥一段周围零散分布着很多藏族人家,他们大多友善,这种情况只要去敲门借宿一般都没有问题)便一直推着车在雪夜里走了六个小时到镇上,他说他叫爱德华,从伦敦出发环欧亚大陆旅行,穿过俄罗斯后他在漠河花两千块人民币买来那辆摩托并一路骑行至此,他打算从滇藏线骑到昆明并且已经买好了昆明飞胡志明市的机票,他要在那里买辆单车继续骑行东南亚并最终赶在奥运会之前回到伦敦,他又喝了口姜汤,钢炉里的火很快温暖了这个大厅,爱德的四肢正在渐渐回复活力,当他说起自己是旅行专栏记者的时候我看向康仔,我并不知道这个英格兰男人是否是写那篇专栏并不经意间改变康仔一生的来自大陆彼端的人,康仔也并未因此而有所悸动,我只是感到如若如此世界未免太过狭小便对这个想法一笑置之作罢。


我和康仔帮爱德脱去半湿的衣服照顾他睡下后也各自再度入睡,钢炉里的火长久之后才渐渐熄灭窗外的风则依旧呼啦啦地吹动着雪花。早晨,我起床时康仔大梨已坐在大厅里海布里见我便立马晃着尾巴冲过来抱住我,钢炉上已经升起火酥油茶冒着蒸汽馒头也热气腾腾的,我边吃东西边问爱德呢,他们说他在楼下修摩托,我便下意识地向窗外望,雪依旧没有停远处的山上早已茫茫一片视野里仅零星的灌木还露出一点暗褐色,我问说爱德想在这鬼天气里出发他疯了吗,大梨说他已经打消继续骑行的念头了这雪指不定什么时候才会停即便放晴了路况也不好,他打算过几日班车正常通行了坐班车回成都再乘火车去昆明,他是想把摩托修好送给你,大梨便兴冲冲地扬眉笑说你捡大便宜了呢梁子。我只轻轻地哦了一声。快中午的时候爱德上楼来了,摩托车已经休整好他去屋里拿出他的老式相机来说要给我们所有人连带海布里拍一张照片,他说他给自己在路上认识的无论何种宗教何种国籍何种肤色的心怀美梦有故事的人拍照,他又拿出一块玻璃牌让我们用记号笔写下一段话并注上名字和日期,我想了很久后快速在上面写道“世界和平梁子和海布里于2012120日”,然后抱起海布里很尴尬僵硬地冲相机笑,接下来是大梨,她在玻璃板上写道“爱德华,你为什么不是剪刀手呢?”我白了他一眼把玻璃板递给康仔,他迅速写道“如果有来生”,在镜头里,他露出不易察觉的伤感笑容。

远行者必有故事

TOP

熟悉又陌生的故事。。。

TOP

等着下文。。。
提前写毕业论文,大四去放羊儿!

TOP

坐等更新,其实看前面大梨那块我看得感动啊~~~~~~~~~坐等,杰米不要挖坑不填啊

TOP

本帖最后由 杰米 于 2014-8-22 00:09 编辑

节四


午后,阳光依旧无法刺破浓密如高山草甸样的云层,天空灰蒙蒙的只止不住地飘雪,大梨和康仔围着爱德看他相机里的各种人听他们的故事,这时候我接到十三的电话说他就在楼下,我赶紧冲下楼心想他是如何在这种雪天里出行的,一打开门十三便钻进屋里脱下身上批的薄毯将雪重重地抖落,他给我介绍说这是彭措他骑马带自己跑了七个小时才到这里,我把马牵进屋将十三和彭措领到二楼,把滚烫的酥油茶递给他们,彭措猛地喝光碗里的茶在钢炉上使劲搓了下手便起身说自己得走了,我看看十三想说让他先住下吧外面雪这么大,十三阻止我说他家牧场上的牦牛丢了得在天黑前赶回去,我便将他送下楼噻了一包糌粑给他互道扎西德勒便跟他道别了。

十三之所以如此急切地在雪天里赶路有他自己的缘由,他已经三年没有回家过年而今年是他在玉龙西(玉龙西在贡嘎山脚下,这里的确每年都会有支教志愿者去,几年前的那里甚至不通电不通信号支教的志愿者每天只能吃土豆)支教的最后一年他希望至少在除夕赶回自己成都的家和父母团聚,十三跟我说,他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将外面的世界带到牧区,牧区的绝大部分教师都是学历并不高的本藏人,对于牧区的孩子而言与其教予他们书本上的知识不如告诉他们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更为重要,至于他们是否能接受外面城市的信仰或者生活方式那得需要他们自己去权衡,但是他们需要这样的选择权,而他,就是去赋予他们这样的选择权。三年前他同时跟我说他只在那里待三年,三年后他要回到城市中去因为他在城市的父母朋友那里还有另一份责任在,在我眼里,十三是这样一种人,他是骨子里的理想主义者但却比任何人都懂得如何直面现实生活,我下意识地感到这样的人应该是大梨走过一万多公里后所寻找的大力水手。回到大厅我朝大梨挤眉弄眼一番后她迅速地低下头满面绯红像一朵冬日里盛开的鲜艳桃花,十三并没有注意到大梨的躁动他从前台拿起吉他反复摸了很多遍后十分畅然地说他已经三年没碰过这东西了,他便坐下到炉子旁小心翼翼地在记忆里找寻那些逝去的旋律,几分钟后他便熟练地拨弄起琴弦嘴里反复哼唱着《故乡的亲人》,世界上无论天涯海角我都走遍但我仍怀念故乡的亲人,走遍天涯到处流浪漂泊不能还。唱完后十三说他明早便出发搭车回成都他不能再等了后天便是除夕,我明白自己无法阻止他便说,虽然雪大但是仍然偶尔有车下山的明早我跟你一起下去拦车就算抢也给你抢一辆来。大梨这时候欢快地蹦出来说那我跟你一起走吧十三,我也回成都去还有爱德他也是,十三爽朗地应承下来我则报以会心一笑。

然而这场雪毫不示弱地于那天夜里更加猛烈地在窗外呼啸,翌日早晨国道上的积雪已经深达一米没有车再路过这里的国道,整个镇也都电路中断,我安慰十三说别多想了也不差这几天,十三便只好紧蹙眉头深深叹气。除夕那天雪全然停下,天空一瞬间澄澈无比像一湖无边际的巨大海子没有一丝云彩,贡嘎山露出洁白的尖顶端端立在视野远端如同一块硕大无比的冰淇淋。除夕那一晚,我们点亮了我能找到的所有蜡烛,营造出一种灯火通明的光明感,我将他们带到露台上看银河跟他们讲哪颗是参宿四哪里是冬季大三角讲那里可能存在的无数生命形态讲生命的渺小和伟大,他们问我几时才离开这里,我无声地笑了笑说等你们都走了,因为我已经找到我生命理所当然应当存在的地方我找回了生命的力量且它足以支撑我直面生活,我要去见我的父亲跟他说生日快乐我要去见我的爱人并跟她说我爱你我要去见我的朋友们跟他们说,我回来了。


(未完待续)
远行者必有故事

TOP

本帖最后由 杰米 于 2014-8-22 00:10 编辑

应该不至于挖坑
远行者必有故事

TOP

有点味道了。。。{:11_345:}继续慢慢等!{:11_308:}
团结就是力量!

终于和实习生们有了广西涠洲岛海驿青年旅舍,湖南凤凰湖湘驿青年旅舍,四川康定贡嘎青年旅舍

TOP

二哥,我现在都还没过24岁生日呢。
不要让旅行永远只是一种计划。

TOP

支持一个,我想知道十三是不是大梨 的大力水手!

TOP

回复 18# 噢。大梨呀


    未满二十四岁的大梨同学,我现在完全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写下去了。。。。。。。我也想知道,十三究竟是不是你的大力水手
远行者必有故事

TOP

本帖最后由 杰米 于 2014-8-22 00:11 编辑

小说也好故事也好,这里告一段落,所以简要交代一下关于此文的一些来龙去脉:
关于题目:生命力量这几个字来自于一部纪录片《北美国家公园全纪录》,那是某一年的冬天,贡嘎的淡季,客人很少,我跟狼哥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在炉火边看完了它。
关于文中位于新都桥的客栈:当然是以贡嘎为原型
远行者必有故事

TOP

不错不错。我似乎看到了一部电影在酝酿了。

TOP

本帖最后由 杰米 于 2014-8-22 00:15 编辑

关于康仔:更多的人知道他的名字叫做益达,张益达,南方某个大学摄影协会成员,学习建筑设计,印象里的他是这么说的,“做伟大的设计师固然好,做标志性建筑,城市名片,多光鲜亮丽,但是我觉得,大庇天下寒士,才更重要,如果大家都去设计鸟巢设计大裤衩了,安得广厦千万间呢”
关于爱德华:这个人可以说结合了我所遇到的一个喜欢greenday和徒步的捷克人、两个骑摩托的英格兰人的性格和经历,说实话,他们究竟哪个是哪个其实我并不太分得清楚。。。。。
关于大梨:啊,这个可以略过,真的可以略过。其实我写到这里的时候,并没有通知过大梨子,只是我觉得,就是这样一个姑娘该走进故事里来了。对啦哈关于文中那个大梨的感情经历,通通是虚构的,切勿对号入座
关于十三:十三是我在阿里遇到过的一个男生(他的名字真的叫十三),很柔弱,我遇到他的时候甚至是他女朋友在照顾他。关于十三的经历,我只是单纯的认为,如果没有这样一个人出现,这个故事就不完整,所以关于十三的故事就出来了。
关于海布里:名字来源于阿森纳曾经的主场,2006年宣告退役。早年熟悉贡嘎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其原型就是konka,一只边境牧羊犬,祝福他生活在一个更好的地方。

最后,关于梁子:也就是文中的第一人称,那是我在公路上用过的一个名字,他代表很多人,代表那些梦想着有一家青旅的人,代表那些生活里找不着北的人,也代表那些在看着这篇文章的许多人,他们可能不是康仔,不是爱德华,不是大梨也不是十三,但是这并不妨碍我去把他们代表个遍
远行者必有故事

TOP

关于本文:我觉得要先烂一下尾调一下胃口了。。。。。。。。。
远行者必有故事

TOP

狼窝的宣染力最好了。

TOP

回复 22# 兰陵在路上


   估计够呛   能写完就不错了
远行者必有故事

TOP

回复 25# 滑翔伞


   嗯,肯定的
远行者必有故事

TOP

回复 20# 杰米


    不行呀,二哥,要写下去的。等我来成都跟你讲一些好玩的故事然后写下去的吧,不然我们接力来写也可以哟!
不要让旅行永远只是一种计划。

TOP

向你学习,等待下文

TOP

喜欢文字的力量    无形却容易触动
各种懒  唯独自己认定的事除外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