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员工生活] 庆而有你,我的色达之旅。柔思记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康定贡嘎 于 2016-7-31 17:35 编辑

自从我拍照不用食指和中指之后,大拇指就成了我pose的必备动作。当店长霞儿在我面前霸气地伸出大拇指直冲路旁驶过的各种车辆时,我都惊呆了。
原来我这个经典pose是徒搭界内的秘密暗语。我在想司机看到我们一行人齐刷刷竖起的大拇指是什么感觉。其实我们的意思是:“你厉害,就停车。”
   我们五个人分成了两队,霞儿、正书、我一队,另一队是子乔和书豪。我这一队比较幸运,拦到一位帅哥司机,直奔到了翁达县。在途中,这个帅哥司机还分别搭了另外两个人,都是到集市上去买菜的藏族大妈。在折多山上,还碰到一部陷在泥地里的草原汗马。帅哥司机马上就下车帮忙了。第一次徒搭就碰到那么好的人,我的心情就像折多山上的遍野生长的格桑花一样盛满了阳光。下车之后在翁达吃了中饭,在填饱肚子的空当中,觉得没有和那位司机合个影很可惜。
   之后又连续成功拦截了好几部车,面包、警车、喇嘛开的小奥拓、大卡车……
最为感动的是在泥巴乡搭上的那部大卡车。当时已经接近天黑,来往的车辆已经在炉霍被限死,所以我们能拦截到车的机会微乎其微。大卡车在身边呼出一口长气,稳当地载上了我们。卡车大叔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老司机,运货范围遍及全国各地。在弯曲泥泞、多折易滑的山路上,望着车轮与断壁在老司机娴熟的车技下轻轻相触,我的神经线被这激情的冒险给刺得一动不敢动。事后想想觉得这样很不应该。徒搭客在被接纳那一刻起就应该信任握方向盘的人,这跟病人躺在手术台上开刀是一个道理,况且我们还不收费。我们仨终于到了色达县境内,而子乔和书豪还在炉霍县艰难地追赶我们。

   一路美景与灰尘作伴,就在我们为自身的幸运欣慰不已时,一个大坑堕醒了大伙“这个世界真美好”的童话心。在到色达县城的路上,我们以一共60人民币的价格搭了一个藏族司机的车,结果在离目的地还有20km左右的小镇上,司机与我们起了价格争执,硬是要收每人60元。不知道是因为双方言语不通还是他故意装疯买卖傻,总之双方没能达成一致。该藏民司机扯着一张凶巴巴的脸,说:“给不给?给不给?你给不给?”所以说中国人说话太含蓄,我怕你看不懂,翻译过来的意思大概是:“不给小心我捅你。”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这种时候就应该让人民币出面。没有钱解决不了的事,如果有,那么钱还不够多。甩了180给他之后,我觉得我真的应该买一把子乔的榔头。

   被扔在气温只有10度左右的路边,我提前体验了广州的冬天。两个小时之后,子乔和书豪裹着一身鸡皮疙瘩钻进了到县城的车里,我们五个终于汇合并朝着当晚的落脚处前进。车内,逆向车辆的灯光打在玻璃上,我好像看到霞儿脸上的某种液体的反光。在此之前,霞儿一直不停地跟落脚的旅馆联系,让他帮我们留着门,又给大邱哥、小邱哥打电话,找寻回县城的车,另外还要和子乔、书豪保持位置上的联系。而我什么忙也帮不上,在旁边干发抖。这些关于责任,担当,勇气的问题,对于一个96后的女生来说,太不容易。作为同龄人的我,经历的实在是太少太少。

    落脚的旅馆叫彼岸花开国际青旅。隔夜草草地睡下,第二天醒来帮老板搞了下卫生,作为换宿的义务劳动。这家青旅跟贡嘎完全不同。大厅很空荡,没有原木的古老气息,现代化的味道太重,旅客之间也没有什么交流的样子。于旅客,它大概就只是一个住一晚上就走的地方,跟狼叔的青旅情怀截然相反。而且实习生的伙食只有泡面。我真的很庆幸我来的是贡嘎。

   下午去看了天葬。
本属于一个民族内部的传统殡葬仪式,天葬被外界无数的好奇目光所异化了。
仪式不再在天葬台上进行,而是躲到了帘子背后。追寻腐臭味而来的秃鹫像直升机一样盘旋在天葬台上空,稀稀落落地停在山坡上,等待死尸果腹。除了天葬师肢解人体铮铮作响的剁骨头的声音和一哄而上的秃鹫群,围栏外的看客们其实没什么收获。因为猎奇心理没有被满足,最终只得空落 落地来一句:“没什么好看的。”生人围观死人的盛宴在死尸的腐臭与血腥味中戛然而止。作为一个外人,天葬所谓的圣洁我也很难感受得到。

    平坦的山坡上有土拨鼠。诱之以食,则欣欣然而出。得大食,则抱之以双爪,状如松鼠抱粟,甚为可爱,惹人欢喜。其间有大腹便便者,不惧人,盖只求食之乐而以为人患不足忧。

   第三天,我们早早地起了床,搭上了到喇荣五明佛学院的车。初到山脚,目及之处,尽是红房子,蔚为奇观。坡道上走着清一色的红袍喇嘛和觉母,他们是此地的原住民。喇嘛金堂前有人在免费派发自制酸奶。我禁不住好奇心,想一尝为快。呷了一口,其酸无比,难以朵颐,几欲丢弃。但在此圣地,终有一种敬畏之心,不敢弃食。遂食其大半,以敬神明。一路过来,都能碰到穿着粗陋的妇女,带着几个小孩子在路旁乞食。在这个佛教圣地,她们就这样靠着各方善心为生。穷困如此,当地也并没有作为旅游开发区以牟暴利,觉母在学院内开的小饭馆收费甚至比外界更为惠民。
在佛学院内我们到了喇荣金堂、觉母金堂,在坛城转了经筒,到观景台看了夜景。在海拔四千米的山坡上,晚上气温其低。临近夜色还下起大雨,所以我们不仅看了全城的灯火,还顺带在离天空比较近的地方玩味了一把闪电。书豪用延时拍摄从夕照拍至夜幕,从华灯初上拍至满城星缀,从白云浮卷拍至乌云翻涌,自然景色之变,甚为壮观。虽然风雨袭人,但盛景难却,这次经历十分值得。在此佛学圣地,如果说一定要有个像他们那样心中的佛那样的信仰的话,我只愿做自然神的信徒。

   回到喇荣宾馆塌下,已经接近旅程的尾声。细细碎碎写了那么多,自觉最幸运是携与一群真性情之人同游。沉稳的书豪,萌萌的子乔,憨憨的正书,缜密的霞儿,大家在一起沿途互相调侃,笑点不断。在全景照中手被时空间转移了的霞儿;因为放大气和穿秋裤被嘲笑的子乔;化身土拨鼠在坡顶自拍的书豪;一路行走缓慢而被叫成爷爷的正书……不善言辞如我,处之其中,也怡然自适。有同伴的感觉真好。

跟大伙一起走在回旅舍的路上,隔江望着店里昏黄的灯光,只感觉心中的鸟群终于归巢。 我们回家了。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身体和心灵总有一个在路上。

那个你们叫的土拨鼠,在我们当地叫雪猪子,学名叫喜马拉雅旱獭!
团结就是力量!

终于和实习生们有了广西涠洲岛海驿青年旅舍,湖南凤凰湖湘驿青年旅舍,四川康定贡嘎青年旅舍

TOP

{:11_335:}{:11_335:}

TOP

不如不叫雪猪子,叫“肥”猪子好了,好肥啊{:11_332:}

TOP

土拨鼠这名字更接地气一点感觉{:11_343:}外表蠢萌,声音娇气。
你是诗 和 远方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