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碎碎念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mishiecho 于 2016-6-15 21:40 编辑

又把头发剪了
配上自然卷
鸡窝一样
应急买顶鸭舌帽  
斜斜戴着
嗯  还不错
居然有种小帅小帅的感觉
以后  干脆当个纯汉子吧
再也不留那恼人的三千丝了

他的棋
深思熟虑  步步为营
双手托腮的样子  却又这么孩子气
她的棋
长袖善舞  曲折迂回
似一曲华丽的大河之舞
我猜  她应该是最陶醉于这场游戏的那一个吧
她的棋
利落  快速  精确
最短的路线  手起子便落  直捣敌营
最似漫不经心  最是胸中乾坤定  
而我  局外之人
兴致勃勃地旁观
这盘风云变幻的棋
和这仨  棋中人
坐在老旧木椅里  白炽灯投射的温暖光线
将每个人  带到了我们理想中的那个年代
纯静  专注  岁月悠长  不谙世事
小桐说  
小红  你快学会跳棋吧
老看我们玩多没意思
不会啊  旁观者也蛮好的
嗯  是真的蛮好的
虽然我还是会慢慢学会的
慢慢地  不急

我说  水泥色还漂亮些  盖个瓷板反而突兀
然后进进出出  总会不小心踩到  
即使上面挡了个木板
每踩一次  都能听见他内心崩溃的声音
苍天在上  我真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但几天后  看到干水泥里  那些凌乱的印记  
不经意间镌刻之后
还是忍不住感动和庆幸
如果离开  是注定
至少有些东西  会提醒
有个人  
曾来过
我想 做一个走四方的好女孩

突然想到狐狸尼克对小兔子说,这也不是湿水泥(tongue)
随心

TOP

回复 2# 2b奥闹特2b


   不记得这个情节了…
我想 做一个走四方的好女孩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