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小悲则言,大悲则静

分享到:
爸爸回老家帮村子里的人发丧,临出门的时候习惯性的转过头问我去不去,我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
      倘若在小时候,爸爸不带我去那可是惹了滔天大祸了。我扯着嗓子开始大哭,眼泪都来不及跟上,谁哄怎么哄都不行,一直哭到他倒着回来,一把抄起我抱在怀里重新出发。那个时候不懂大人的悲伤,死活要去就是图个热闹。而在那个年纪的我看来,发丧比婚嫁、祝寿等其他活动更热闹。彻夜不熄的灯火,奇怪新鲜的布置,来来往往的人群,还有道士没有音调变化的念念有词和一大群人围着纸楼边转边大哭的声音,形成了一种很微妙的欢乐的氛围,让那个小小的对世界充满好奇的我感受不到丝毫的悲伤。
      这次西去的是住在我们对门的一个老太太,八十多岁的年纪了。头发稀稀拉拉的、白得很纯粹。眼睛灰蒙蒙的,像是蒙了一层塑料纸。脸皮被时间刻得皱皱巴巴的,颜色像是干树皮,都垂下来堆在下巴那儿。从我记事的时候她就是这个样子的。老太太的生活不怎么顺遂,我从来没有见过她的老伴也没有听别人说起过。在我十多岁的时候,她唯一的儿子出车祸死了。消息传来的时候她还坐在门前晒太阳。听别人火急火燎的说完,她就楞在了那里,一言不发,眼睛盯着地面。周围的人七嘴八舌的,说是先把她扶到屋里去。她顺着别人的力气站了起来,慢慢的走进了屋子。我愣愣的盯着她,有点被吓到了,不是因为死亡的消息,而是隐约的感觉到了老太太沉重的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悲伤。
      现在,即使不去我也能想象到场面是多么的“热闹”,一大群人跪在灵堂前哭,哭到不能自已,满脸的眼泪鼻涕,相互拉扯着,否则就会瘫倒在地上或者控制不住的扑向棺椁。
      对亲友逝去的悲伤是可以用眼泪来表达的,而对于失去子女的悲伤是任何方式都难以表达的。极端的痛苦会快速的窜过身体的每一部份,使其不能自由行动。因此听到一则很不幸的消息时,我们会呆若木鸡而不是立刻释放情感。如若一个人哭喊着向别人表达自己的悲伤,那么他并没有难过到极致,至少他悲伤的情绪能够释放出来,接下来他会找到心情的出路的。所以说小悲则言大悲则静。

表达的方式不一样,孩童对待喜欢的事物的表达和成人也是一样。
懂的多了,考虑的就多了,所选择处理的方式,所表达出来的方式也就不一样的
二也是一种气质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