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似水年华》,乌镇寄来的一封泛黄的长信

分享到:


也许看《似水年华》就该这样,一个人,一个安静的午后,再有一壶青梅酒在手,那才叫一个偷得浮生半日闲。


   黄磊是个诗人一般的导演,在《似水年华》里就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无论是画面,还是语言;无论是主角的情感起伏,还是配角的欢笑悲伤;每一个镜头的切换,都美丽地让你实在不忍心错过。于是,每看一集这个梦一般的故事,你就像躺在一只乌镇水乡的不系之舟里,也晃晃悠悠地梦了一回。


   故事情节看似没有什么跌宕起伏,就是两颗年轻的心,赶在最好的青春年华,在如梦似幻的江南水乡中碰撞了,可是最终又由于真实可见的命运而错过了。没有“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结局,你看完会难过,可平静之后你又会觉得这就是生活,这本该是这样一个结局,不是导演的刻意安排,而是情感回归到现实生活所注定的发展线索。


   我恨自己不是一个诗人,更恨自己不是一个画家,因为只有这两个身份,才能把这个故事完好无缺叙述下来。


   故事拍摄于03年。03年的乌镇还没有声名在外,没有被无数的游客纷至沓来。它那么安静,那么素朴而不失魅力。那些刻满了岁月痕迹的木格花窗,花窗筛下的冬日的阳光,温温暖暖地照在排满了古书的书架上。书架下的书桌旁,一个年轻的男子在专心致志地修补着残损的古书,他就是故事的男主人翁:文。英是从台北远道而来的一位年轻的服装设计师,因为一个服装展示的外景拍摄地定在了乌镇,定在了文所在的这间古老的书院,她跋山涉水来到了这里。英被书院的古朴气息所吸引,正在书架间流连。文站起,弓着身子从书架上拿下一本书,书架的另一边,正好英刚停下,也正弯着腰望向那本刚被拿起的书。就在那一瞬间,两个眼神透过一本古书大小的窗户相遇了,并且像磁极的两端,彼此深深吸引,内心各自泛起了涟漪,而最后尽管相爱而不得不分离,这个涟漪也在他们以后各自的生活里荡漾了一辈子。


默默是与文青梅竹马,同在乌镇长大的女孩。她深情地恋着文,天天都往文的书院跑。她就像一阵风,在乌镇曲曲折折的巷子里拐来拐去,但她只有一个永恒不变的风向,就是文。

齐叔是书院的管理人,文的父母的挚友。文的双亲早逝,齐叔便担任起了文的养父的角色。这也是一个有故事的可爱可敬的老人家。年轻时也曾浪迹四方,居无定所,后来遇见一姑娘,心动了,便停了下来,留在乌镇等,结果一等就是一生。

劲是默默的哥哥,文的好哥们,从小一起上学一起疯闹,在乌镇的青年男女个个不甘寂寞地往大都市跑时,他留了下来,搞了个小小的旅行社,立志要让乌镇冲出亚洲,走向世界。


秀是劲的妻子,也是乌镇长大的姑娘,会一手制作蓝印花布的好手艺。日朗风清时,那垂在岸边,随风飘动的长长的蓝布匹是乌镇一道绝美的风景,置身其中的确容易叫人迷失。据说如今的乌镇,想在花布晾晒的地方钻个没人的空隙拍个照都难,我为此感到深深的失落。


玲儿是劲和秀的女儿,很爱跟在默默身后跑,总是一边跑一边“小姑!小姑!”地喊,那个童稚的声音成了乌镇最好的伴奏。


默默也是很早就父母双亡,由哥哥劲一手带大。哥嫂都对她十分疼爱,还有那个小小跟屁虫,她的小侄女,也是她忠实的保护者。这相亲相爱的一家常常让我这个画外人感到无比窝心。当然,也多少有些感同身受:我哥嫂也是长我十几岁,一直对我也是疼护有加;我也有两个小小跟屁虫,一个小侄子,一个小侄女。我们也算是相亲相爱的一家,无独有偶的是,我也叫莫莫。


小镇上还有个很有趣的人叫二傻。二傻是个有些智障的大小伙,成天像个疯孩子在乌镇的巷弄里胡乱跑来跑去。尽管他一年四季穿着同样一套邋里邋遢的衣裳,看着疯疯傻傻,说的话常常让人哭笑不得,但他骨子里就是个善良可爱的孩子,给我印象十分深刻。


其实我爱这个故事不独为男女主人翁,更多是为这个宁静梦幻的水乡和水乡里各个善良淳朴与性格鲜明的人们,当然还有那些独属于这个小镇的一切风物!


看完《是似水年华》,我在很想去乌镇与不想去乌镇的矛盾中挣扎了一段时间。据说很多看完这部剧的人不管远隔千里万里都会立即奔赴乌镇,我很理解他们的这种冲动。我不想去是因为剧中的没有成名的乌镇太美,而现实的,如今的乌镇太挤,太闹了,我不想满怀期望而去,却最终只能从游客群中落荒而逃。

也许,我应该是终究要去一趟的,但不是现在,我在等。我无法预知这个等的期限,只但愿不是在一个如水年华已过的时日。然而,你知道,我毫无把握。

Experience all the emotions,and then detach them.

返回列表